>
>
實戰型人力資源管理項目實施啓動大會圓滿舉辦

NEWS CENTER

新聞中心

井岡山神山村神奇安在

來源:
2020-09-23

“沒有翻不過的山,沒有蹚不過的河。心中有夢無難事,酸甜苦辣都是歌。”山歌頌出了一名鄉村婦女質樸無華的心里話。53歲的彭夏英曾是神山村日子過得最貧窮的人之一,現在卻是當地響當當的名流:當選全國婦女代表大會代表、榮獲全國脫貧攻堅奮進獎……

為了生存,村里昔時家家戶戶都做竹筷。每天天不亮,彭夏英就和丈夫上山砍毛竹,伉儷倆經常被馬蜂蜇得鼻青臉腫。筷子做好后,還得挑到山外去賣。肩上3000雙筷子的重量,讓30里山路顯得格外冗長。不幸的是,磨難接踵而至:1992年,丈夫務工摔傷落下殘疾;不久后,省吃儉用建起的新房在連日的大雨中被沖垮;又過了幾年,彭夏英在砍毛竹時摔傷被送醫院援救……

彭夏英有如水普通的韌性,雖歷經磨難,卻從未止步。2018年夏天,彭夏英和家人開始經營平易近宿,還辦起了全村第一家農家樂,生意做得紅紅火火,年支出超過10萬元。“國家有扶持政策,我們也要靠自己奮斗。”說這話時,她眼睛望向屋外。她家的屋子陣勢高,放眼望去,半個神山村盡收眼底。

這里被稱作神山是有原因的。聽說,神山因群山環繞,狀如城垣,被叫作“城山”。也有人說,神山一年四時云霧重重,如同仙境,故名“神山”。對這些說法,33歲的彭張明從沒考究過,他已往想得最多的是怎么走入迷山。

神山村位于黃洋界下大山深處,人均只有五分田且多是冷漿田。分散而瘠薄的耕地像是鄉村的傷疤,折射入迷山村的貧窮。逃離大山,成了村平易近們配合的挑選。2016年,全村54戶231人,只有不到40名老幼村平易近留守。

彭張明、彭張衛弟兄倆是神山村較早一批到內地打工的人。2008年夏天,母親彭夏英塞給他們1000塊錢,讓他們去看看里面的全國。其時,廣東的部分中小企業正蒙受金融危急的打擊。他們頂著驕陽,一個個園區逛,一家家企業找。20天后,身上的現金所剩無幾。無奈之下,他們商量,弟弟回家,年老留下。

已往,大山壓得神隱士喘不過氣;現在,大山給了神隱士充足的底氣。“我媽比我們更分明神山村的發展計劃,對幫扶干部也比我們熟習很多。”彭張明發明,和母親相比,自己竟然“掉隊”了。近來,彭張明開始琢磨回村發展。對于自己的人生,他頭一回有了清晰的方向感,“背靠神山村,家家都在脫貧致富。”

第一個做淘寶店、第一個開通微信收款、第一個開快手賬號……相比彭張明,他的“發小”左春仁更早嗅到神山村的商機。他利用在外學到的手藝,在家里開起了手事情坊,加工串珠、竹制品等。在浙江、廣東等地打了10多年工的彭長良、彭青良、彭德良三兄弟,也回鄉辦起了農家樂、土特產超市,生意最好的一天,僅蜂蜜、茶葉等土特產品就賣了2000多元。

2016年,39歲的彭展陽其時在外埠一家企業的手藝部事情。此后每次回村,他都能感受到村里脫貧攻堅的火熱勁頭,猶豫再三,他決定辭職回鄉創業。“神山村從窮山溝變成了‘聚寶盆’。”彭展陽瞄準鄉村旅游,和村平易近發起建立神山村旅游協會,同一服務標準并對村平易近開展相關培訓。

記者采訪時,神山村正在開村平易近代表大會,商談茶樹菇培育事件。“我們要做到伸手能摘桃,彎腰能采菇。”彭展陽描畫起心中的愿景。這些年,村里發展起黃桃、茶葉栽種合作社,種上了460多畝黃桃樹、200多畝茶樹。曾經的貧窮戶都成了合作社的“股東”,每年僅分紅就有3000多元。